给嘟小报投稿

分享优质育儿信息,传播快乐育儿理念

如果您想给嘟小报投稿, 请注册登录后在个人页面发布日志并投稿到嘟小报即可,审核通过后次月发放稿费。

征 稿 函

最受欢迎的文章

浏览量

盘点历年凯迪克大奖绘本(26697

英国凯特•格林威历年获奖13031

男孩必读十大绘本11494

女孩必读十大绘本11146

德国绘本大奖已引进获奖书10024

嘟小报

便便趣事十则

作者: 巴依老爷   时间:09-24    浏览量:898   评论:4



便便趣事十则

(文/巴依老爷 �图/拉环少校

“便便”?没错,就是此刻你脑袋里想到的那个便便。嘟爸豆妈先不要急着捏鼻子皱眉头,如果大家视觉上接受不了“便便”这个词,巴依老爷就用大家都喜欢的“嗯嗯”代替吧。什么?你不知道什么是“嗯嗯”?这里“开小灶”,赶快来补补:《是谁嗯嗯在我的头上》

宝宝刚刚学会坐、爬、走,还没有太多生活常识时,“噗通噗通”后是不是偶尔会捏自己的“嗯嗯”玩呢?“嗯嗯”的湿度、软硬、粘性有点像橡皮泥,还比橡皮泥暖和,难怪宝宝喜欢玩!当然,为了让宝宝远离“嗯嗯”,想必嘟爸豆妈不止一次给“嗯嗯”贴上“臭臭、粑粑、脏脏”的标签,试图丑化“嗯嗯”……好在结局还不错,宝宝们长大后不再玩“嗯嗯”了。

可是,你知道吗,被你嫌弃的“嗯嗯”家族有很多有趣的故事呢,绘本《是谁嗯嗯在我的头上》《嗯嗯太郎》里各种不同“嗯嗯”的形状展示只是其中一个方面,巴依老爷“忍臭负重”,从众多“嗯嗯”中给大家扒拉出来十则趣事,一起来看看!

1.人初乳,熊初嗯

熊猫妈妈的“嗯嗯”是熊猫宝宝来到世上后吃的“第一口奶”,其作用、地位堪比人类的母乳。你没看错,珍稀动物、可爱萌物大熊猫原来是“吃屎长大的”——请原谅我又一次惊动这个不雅的字,要怪就怪它用在这里是那么的贴切!

对大熊猫来说,99%的食物都是竹子,可竹子提供的能量有限。以体重100公斤的成年熊猫为例,每天要吃掉10~18千克的竹叶、竹竿或者30~38千克的新鲜竹笋才能满足身体所需能量,并且还要尽可能少运动,避免大量耗能。吃竹叶这项工作每天大约要花掉熊猫12~16个小时。熊猫宝宝刚出生就要学会繁重的劳动——“吃竹子”,这怎么可能呢?熊猫妈妈有办法,从宝宝出生到六个月左右,熊猫妈妈拉出一种软软的“嗯嗯”喂宝宝,不仅取食方便,营养丰富,而且富含水分和微生物哦。

对桉树叶情有独钟的树袋熊(也就是考拉)宝宝的情况和熊猫一样,也要吞食妈妈软软的“嗯嗯”直到牙长出来可以独自吃东西为止。

婴儿生下来若是没有母乳尚且有奶粉等替代品,而大熊猫和树袋熊等以特定植物为主要食物来源的动物只有“嗯嗯”这一条路。可见,“嗯嗯”对它们的意义比母乳对人还重要呢!

2.饭后嚼两粒

嗯哼,你以为嚼什么呢?当然是“嗯嗯”啦!一些常见的草食性动物虽然不像刚出生的熊猫宝宝和树袋熊宝宝那样必须把“嗯嗯”当主食,但“嗯嗯”却是它们离不了的“辅食”呢!

以猪、牛、鸡等动物为例,它们吃的食物无法一次就充分消化,因而“嗯嗯”里含有许多维生素、纤维素、矿物质和氨基酸,想要健康成长,必须时不时来上一顿。巴依老爷真不想打击大家,但是你们心里可爱的大象、河马等,在它们年幼的时候,也都有过把“嗯嗯”当辅食的经历哦。

咳咳。

3.“嗯嗯”终结者

“嗯嗯”的用处虽然多,却不是走到哪儿都受欢迎,以畜牧业为经济支柱之一的澳大利亚就曾为牛羊们满草原的“嗯嗯”发愁!尤其是牛的“嗯嗯”,“啪叽”一大饼掉在草地上,小草们遭遇灭顶之灾被闷死了,草原上出现了一块一块不长草的斑秃。


经过慎重研究,澳大利亚政府决定为某几个品种的屎壳郎颁发绿卡,邀请它们做客,并无私奉上了广袤澳大利亚草原上所有的“嗯嗯”!这些“新移民”一点也不客气,它们协同作战、四处围剿,把破坏草原的“嗯嗯”团成小粪球埋入地下,这些粪球不仅是屎壳郎宝宝的温床和食物,还是小草们的养料呢!

从此,草盛、牛壮、“嗯”多、屎壳郎大量繁殖、草盛……形成了一个良性循环。“嗯嗯”终结者,屎壳郎同学当之无愧啦!

4.我“嗯”我秀:不走寻常路

提到澳大利亚,不得不说,这真是个神奇的地方!和“嗯嗯”较上劲的不止是屎壳郎,还有袋熊(和树袋熊考拉不是同一种动物哦)。作为资深闷骚宅腐animal,袋熊的“嗯嗯”怎能甘心“泯然众矣”?它决定不走寻常路,于是特立独行地拉出了方形“嗯嗯”。


我行我素,我形我塑:要的就是与众不同!图片来自:果壳

这是袋熊的“嗯嗯”?不要怀疑自己的眼睛,有图为证:


图片来自:果壳

更令人惊讶的是,这种“嗯嗯”没有臭味哦!本着不能浪费的精神,有人计划用这种轻便、环保的“嗯嗯”做环保填充物、空气清新剂、安全积木等,在终年无雪的澳大利亚,还有人提议可以用它替代雪球来打雪仗。(“嗯嗯”满天飞其实蛮有喜感的,嗯~)

5.模范廉租房:蛙族最爱

动物对“嗯嗯”的喜爱是无止境的,这种恨不能“日日与君好”的心愿表现在昆虫身上,就是以“嗯嗯”为家。在牛马的“嗯嗯”中,经常可以找到蜈蚣、甲虫、白蚁等昆虫的身影,而亚洲象的“嗯嗯”更是个大杂院,不仅住着昆虫,还住着几种蛙类。


原来,亚洲象主要生活在热带,气温非常高,亚洲象的“嗯嗯”里饱含水分(当然,你也可以称之为“粪水”),气温相对来说比外界低,蛙蛙们住在里面不仅凉快,还能时不时找到个昆虫当美餐呢!空调房、免房租、管吃……对蛙蛙来说,亚洲象绝对是廉租房供应商中的业界良心啊!

6.无“嗯”不成眠

“嗯嗯”不仅能让蛙类住好,还能帮助人类睡好。没错,说的就是枕头里的保健级填充物蚕沙,也就是蚕宝宝的“嗯嗯”。中医认为,蚕沙枕有祛暑退火、凉爽止汗、改善睡眠的功效,坊间偏方里还流传着许多蚕沙枕能治疗高血压、风湿、肩周炎等近十种疾病的传说。

炎炎夏日,无心睡眠?那就找蚕宝宝的“嗯嗯”陪你吧,一觉到天亮哦!

7.燃烧自己,温暖人间

说到对人类的贡献,“嗯嗯”还有一个常见的用途:燃料。比如在西藏,因为“牛嗯嗯”里残留着很多未消化完的草质,家里喂牛的藏民会把“牛嗯嗯”像晒煤球那样晒干,一饼一饼储存好,需要的时候就拿出来用,非常方便。还有一些地区的人修建沼气池,把“嗯嗯”弄在“嗯嗯池”里,制成沼气,用沼气作燃料。

看到这里,你对“嗯嗯”是不是开始有点好感了?其实巴依老爷觉得吧,明代写《石灰吟》的于谦当初遇到的如果是“嗯嗯”,最后两句诗得这么写:“焚身碎骨浑不怕,要留温暖在人间。”

8.“粪粪”不平

热心肠的“嗯嗯”颇有侠骨,古时候,人们生病时,它们经常挺身而出,展现出“粪粪”不平的一面。在中医里,很多种“嗯嗯”可以入药:夜明砂是“蝙蝠嗯嗯”,望月砂是“兔子嗯嗯”,五灵脂是“复齿鼯鼠嗯嗯”,白丁香是“麻雀嗯嗯”,左盘龙是“鸽子嗯嗯”,鸡矢白是“鸡嗯嗯”,甚至连“人嗯嗯”也没闲着,有一味在人粪坑里泡制而成中药叫做“人中黄”。咳咳,对比这些“嗯嗯”,嘟爸豆妈们有没有觉得“童子尿”其实挺可爱的……

不要觉得中国人把“嗯嗯”当药很荒唐,以前的印度人还用鳄鱼和大象的“嗯嗯”做避孕药呢!原来,“鳄鱼嗯嗯”和“大象嗯嗯”里含有酸性物质,有杀精作用,所以制成的避孕药有一定的避孕功效,所以你大概能猜出这种药的使用方法了……咳咳咳咳。

现代医学中,也有用“嗯嗯”治病救人的事例。人的大肠中生存着很多细菌,它们不同种群之间维持着平衡,但是当一个人患了重度肠道感染并因个体原因无法使用抗生素治疗时,医生会对他进行“喷粪治疗”。形象点说,就是把健康人的“嗯嗯”稀释成“嗯嗯水”,通过医疗器械送到病人肠道内,重建平衡和谐的大肠细菌环境。

9.闻香识“嗯嗯”

“嗯嗯”通常是臭臭的,但是不香则已、一香惊人,拥有独特香气的“嗯嗯”可是无数人追捧的宝贝呢,比如猫屎咖啡和龙涎香。

印尼的苏门答腊岛上生活着一种麝香猫,它们喜欢吃咖啡豆。咖啡豆不易消化,在麝香猫的肠胃里旅游一趟出来后,只有皮层被软化。这些独特的“嗯嗯”经过清洗、晾晒,升级成了散发独特香味的猫屎咖啡,这种咖啡的产量完全要看麝香猫的心情和肠胃,不能批量生产,当然非常贵。对此,麝香猫心里一定很郁闷:喵呜,乃们直接摘咖啡豆去磨咖啡好不啦,干嘛盯着人家的屁股……

抹香鲸的心情也差不多。抹香鲸无法像人一样细细咀嚼食物,它们吞食大乌贼和章鱼后,一些不易消化的成分经过体内一系列反应,形成了非常珍贵的香料龙涎香。是的,名字听起来无比高贵冷艳的龙涎香和龙的口水关系不大,而是抹香鲸消化系统的排泄物。

10.健康预报员

上面发生的九种“嗯嗯”趣事离我们稍稍有点远,说个近点的吧。一般情况下,人每天都要“嗯嗯”一次,是我们天天见的小伙伴哦。如果“嗯嗯”太硬,往往是肠火太旺;“嗯嗯”不能形成固体,有可能是肠胃消化功能紊乱啦;“嗯嗯”上有细线状白虫,体内长蛔虫啦。从某种角度来说,“嗯嗯”可是充当着“健康预报员”的角色呢。

所以,第十个趣事就是健康状态下的嗯嗯,咳咳,它是金黄色香蕉状的!香蕉的粉丝团太大,巴依老爷先撤,我一定会回来的……


别跑!你深深伤害了喜欢香蕉的盆友好嘛!快回来道歉!!!


参考资料:

[1]大熊猫,百度百科;

[2]树袋熊,维基百科;

[3]猫屎咖啡,维基百科;

[4]龙涎香,维基百科。